LANGUAGE:
产品目录
Contacts
电话:0769-8859247
传真:0769-8859248
邮箱:service@arandina.net
新闻中心

追踪“限价药”:限价令后80%限价药消失

生意社10月11日讯 108种药品被限价,市民未喜反忧。几元钱的止咳药买不到,百元以上的抗癌药也消失。

9月15日起,我省对108种药品最高零售价格进行了限定。有的药店药价仍超出限价一倍;而有的医院甚至把限价药撤柜,拒售。

十年来,药品先后进行了几十次价格调整。药品零售业内人士说,每一次降价令后,都会有80%的限价药从此消失。

“限价令”没让市民告别“治病贵”,反而成了药品的“催死令”。

但是,“片剂”倒下了,就有一批同成分的“胶囊”、“颗粒”站起来,价格至少是原来片剂的几倍。

改变剂型,便可以让限价药“起死回生”,再以高价摆上药店的柜台。于是,“降价令”成了药品涨价的前奏。

限价令≈药品死亡通知单

“限价令”执行那天起,安康欣胶囊、麻杏止咳片、安神补脑液等药品,就从医院药房和药店柜台上消失了。最近,市民穆女士遇到件麻烦事。她患有慢性支气管炎,半个月前气温骤降导致咳嗽不停。按以往的吃药习惯,她到所住小区附近的药店购买麻杏止咳片,却没买着。她猜测,难道是最近气管炎发病的人多了,这种药脱销?随后几天,她又到了几家药店,都没买着。药店店员给她推荐了其他止咳药,但都比较贵。穆女士说,像这种很难根治的病,需要经常吃止咳药,一般都吃便宜药。以前是吃甘草片,甘草片买不着了,就改吃麻杏止咳片了,难道现在麻杏止咳片也要消失了?

在药店买不着,那在医院呢?穆女士去了两家医院也都没开到麻杏止咳片。

与穆女士有相同困惑的还有张女士,最近她在给女儿买安神补脑液时也遇到同样的难题。

但比起王先生,她们还算幸运。王先生患有肺癌,采用保守治疗的方法,一直服用安康欣胶囊。对他来说,这是救命药,可是十多天前他发现,到哪儿都买不到这种药了。由于这是一种大众化的抗癌药物,他认识的一些病友也在吃,病友们也面临同样的难题:家里的药眼看要吃光,再想买却买不到了,怎么办?

上周,记者到我市的建国医药连锁店、人民同泰药店、富龙大药房、安丰百姓大药房、中华大药房等药店走访,均没有麻杏止咳片。一些店员告诉记者,最近这种药都返货了,没有了。

记者又到哈医大一院、市第一医院、省医院等多家医院了解,均没有麻杏止咳片、安康欣胶囊等药品。医生介绍,安康欣胶囊以前有,但最近没有了,以后能不能再来不确定,患者只能不定期来问问。

上个月,省物价局印发了《关于制定部分药品最高零售价格的通知》,对108种药品最高零售价格进行了限定,限价从2010年9月15日起执行。这些药品都是新进入国家医保目录的药品及社会反映零售价格偏高的药品。经过调查,认为这些药品有降价空间,所以制定和调整了它们的最高零售价格。

安康欣胶囊、麻杏止咳片、安神补脑液都在这次的限价目录中。

在药店和医院工作的两位业内人士透露,国有单位比较守规,不会违价经营,因而从限价令执行的那天起,这些药就全部停卖了,并向厂家退货。以前这类的情况很多,厂家都给退。因为从一个厂家肯定不止进一种药,即使药钱已付过,也可以从其他药品的药款中扣除。

医生和药店工作人员均说,省里制定的最高零售价太低了,药的进价比这个还高,就意味着每卖一盒药就要赔钱,医院和药店是不会赔钱卖药的。

但一些医院和药店也表示,每次降价令一出,就不得不让一部分药消失,这和医院、药店无关,是厂家不肯降价。

多少利润才叫利润?

麻杏止咳片的零售价是批发价的5倍多,普通人觉得这算“暴利”,在药品流通领域却不算啥,几十倍的也常见。难道是“限价”不合理,导致药品消失?

记者通过熟人查询麻杏止咳片未下架前的价格,0.26克×24片装每盒是8.5元。

那它的批发价是多少钱呢?我市以前出售的不少麻杏止咳片都是吉林双药药业生产的,记者便以药店工作人员的身份向厂家的销售人员询问价格。销售人员先问记者是想做代理还是要零售,记者表示是药店零售,对方称,每盒1.6元,如果做代理,进货多的话价格还可以再谈。

可见,药店的零售价是批发价的5.3倍。而省物价局对这种规格的麻杏止咳片规定的最高零售价是3.4元,也是批发价的两倍多,药店却仍然称没利润。

记者找到其他一些生产止咳药、感冒药的厂家了解,发现药品的零售价至少也得是批发价的3倍。

三五倍的利润在消费者心中算是“暴利”,在业内人士眼中却不值一提。一名药品的一级代理商和一名医药代表不约而同劝记者,别去追究麻杏止咳片这种生活基本用药的利润了,像这种薄利的基础药品都没有医院乐意卖。那些进口的、抗肿瘤的一类拿着医生处方也买不着、必须在医院开的药品利润才惊人,零售价常常是成本价的数十倍。

据透露,一般药品成本都不高,出厂价也比较低,大多数常用药出厂价其实就是几元钱,但是经过一级代理商、二级代理商和终端药店的不断加价,还有医院、药店的进场费用,给采购经理以及相关药品促销人员的提成,甚至还包括陪医生娱乐等医药代表的公关费等等,最终就把药价大幅度抬起来。

哪个环节赚得最多呢?业内人士称,是终端,就是药店和医生……终端的回扣拿得比较多。药店或医院的利润最少也有35%,当然尤其是一些医院,有些达到300%。现在便宜药或者限价药,药店都不愿意进,就是因为利润比较低,所以就很少有药店愿意让这种药进场,也不会有促销员愿意卖这种药。即使药店有卖的,也是摆摆样子。

一些基本药物的价格对于生产厂家还有利润,但医院、药店利润太小便不再经营。像麻杏止咳片的批发价是1.6元,国家限定药店的零售价不超过3.4元钱,中间只有1倍多的差价,与一些没有列入基本药品目录的药相比,利润算是太低了。利润低,医院、药店就不愿意卖这种药,药厂会怎么办呢?

把“挂面”变成“方便面”

穿心莲片“死去”,穿心莲滴丸“活来”,换个面孔,同样成分、同样药效,但形状不同,价格就是以前的4倍。片剂、颗粒、泡腾片、胶囊、冲剂等剂型纷纷登场,皆为利来。有个笑话说,一天,挂面和包子打架,挂面不敌逃跑了。包子追到一个小巷子里看到方便面在,把方便面暴打一顿说,别以为你烫了头我就不认识你了。

药厂正是采取把“挂面”变成“方便面”的手法让限价药“死去活来”的。

记者走访药店、医院追踪这种“先例”。

眼下是心脑血管病的多发季节,以心脑血管病患者的常用药尼莫地平片为例。去年9月,我国公布的《国家基本药物目录》及其价格表上显示:尼莫地平分散片20毫克×30片,每盒最高零售价应为8.9元。

上周,记者几乎走遍了我市道里、道外、南岗区的药店,没有任何一家药店出售此药。多数销售人员向记者推荐尼莫地平缓释片,并称缓释片与分散片的成分、作用都一样。但尼莫地平缓释片的价格为每盒28元,是尼莫地平分散片的3倍多。

一名知名药厂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药价控制都不区别具体生产经营企业,是针对通用名的,即药的主要成分,而不是商品名,因而单纯改变商品名不能达到提高价格的目的。如果想让相同成分的药提高价格,只有改变剂型,如把分散片改成缓释片、把片剂改成胶囊、颗粒、泡腾片等等,目的就是区别于被国家限制价格的产品。当然,剂型的改变,需要国家药监局审批。从效果看,审批通过的比比皆是。

又如去年在“降价表”中的银黄片,24片装调整后的价格是每盒3.2元,但在市场上已难觅踪影。而记者在药店见到一种36粒装的银黄胶囊,售价为21.6元。

记者采访中发现,追踪“限价药”甚至不用追踪到上一批限价药,虽然目前离我省“限价令”的发出只有20余天,但已有一些厂家早在这些药被列入“基本药品目录”时,便已着手去“适应市场”。在我省此次限价表中的穿心莲片,24片装片剂最高限价为4元。但记者走访的数十家药店中均没看到这种药,只有一种9袋装、3天用量的穿心莲滴丸,价格为19元,是片剂的4倍多。

那药效有区别吗?业内人士介绍,剂型不一样,但里面的成分都是一样的,效果也都一样。就像是肉馅做成丸子和做成饺子,它里面的成分都是这个肉馅,只不过你看外边的形状是不一样的。如果同种药的片剂利润降低了,药厂可以把片剂改成胶囊或者是冲剂,换个面孔,同样成分、同样药效,但形状不同、价格更是不同的药品就会问世。

“画饼”如何成“真饼”

“限价令”渐成解决药价高的“画饼”,市民对“饼”的真假期望甚低,对违价药无一举报。相关部门应完善药品注册制度,市民应掌握买药的技巧。按规定,安康欣胶囊等108种药品均按通用名称制定(调整)价格,各级各类医疗卫生机构、社会零售药店及其他药品生产经销单位销售药品,不得超过规定价格。

记者调查时发现,好多药店都没执行新价格。如三黄片,最高零售价格规定为3.7元,在建国医药连锁药店售价为8.6元,在上游街健康医药商店售价为6元。

记者从监管部门了解到,尚没有消费者对药店违价的情况进行举报。无论是消费者还是管理部门,都把重点放在医院上。一些消费者告诉记者,常常听到药品降价的消息,每次调整都涉及上百至数百种药品,但十年来却觉得买药治病越来越贵。以前对“违价”还会认真去举报,现在也懒得较这个真儿了。

一名药店负责人告诉记者,每次“降价令”出台后没多久,80%的限价药品便消失了。这就是消费者感觉不到药在降价的原因。

一名医药代表说,如果利润降低,厂家的推广力度,包括相关的销售政策都会降低或减少,导致商家没有兴趣经营此类产品,自然会选择不同剂型的、价格不在国家价格控制范围内的产品。因而消费者从“降价令”中得到的实惠有限。

那为什么有关部门仍然在通过这种方法来降药价?物价部门人士告诉记者,他们通过对药品价格的调查发现,有的药品成本价与零售价差距极大,降价空间极大,便根据成本价及相应环节该有的利润制定了最高零售价格。可笑的是,有的药品招标采购的价格比最高零售价还高,这中间有多少潜伏的利益可想而知,而这些被暗中瓜分了的利益却全部由消费者来埋单。制定最高限价实际是在给这些行为敲警钟。

在这种情况下,消费者也应该学会买药。一位业内人士介绍,并不是便宜的药就不是好药,也并不是小厂家生产的药和大品牌的比起来就有差距。比如,某家药厂生产的清火胶囊,出厂价不到两元钱,但到了终端药店,零售价就达到20多元。对于一个外行人来说,这种药就是好药,实际上很多便宜的清火药都比这效果要好。消费者应该选择价格合理的药。一般情况下,这种价格合理的常用药厂家给的回扣少,药店又不得不卖,所以这些药的摆放位置都不大显眼,比如在柜台的最下边、最里边、最不起眼的地方。相反,那些回扣多利润高的药就在你的手边,或者最显眼的地方摆放。

药品流通领域的相关人士都一再和记者说,政府监管部门应该明确,简单的“限价”并不能一劳永逸地解决药价高问题。找到杜绝“限价死”现象的根本解决途径,比单纯地公布“限价通知”更为重要。同时,严格审批“新药品”,完善国家药品注册制度,才能不给药品“死去活来”的机会。

返回上页

2006-2018 东莞飞同电工材料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